支持计划生育和减少人口的十理由

 

    政府都在按照美国主人的命令分配着已出现的匮乏,税收的一部分给士兵,他们正在痛击不驯服的省(例如阿富汗人、塞尔维亚人和巴勒斯坦人),一部分给社会救济对象,他们在强制劳动和失业之间选择或不被允许进行选择,还有要分给大量的并不从事生产活动的密探,他们很快会因为他们的职务而自我膨胀,社会也因此获得正常运转。

    确定无疑:老的工业国的居民比诸如非洲黑人和印度人平均来说生活要好,他们不仅因此而略显自负——这使他们便于被政府利用——而且也有一种负疚心理,但是这种从昔日而来的优势正逐年丧失,对我们和印度人、非洲黑人而言,被绿党和其他组织个人缩小的事实才是真正的原因,那就是,当所有人想适意地生活,地球的面积和现存的资源完全不够。

    中小学生和大学生们!怎样的一种胡扯和多虑你们的老师和教授可能用来回答这样一个简单的论断?!好,如果你们想一想,他们跟士兵警察完全一样,仅仅靠国家从对他人有益的或少有益处的其他人身上拿来的钱生活,你们就会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转弯抹角——空洞,傲慢,冗长,虚弱,结合在一起。猜一下吧,为什么STERN(德国杂志)和其他试图将人一体化的团体或个人(在那里,他们有时也受到尊敬的采访)会吹出同样的号角。

    但是有比分配匮乏和与此有关的官方权力好一点的做法:

    与地球的面积和资源相适应的人口数量。(我们不反对这种适应。)更确切地说,是在这样一个目标之下:“所有人怎样才能尽可能地舒适地生活?”而不是这样一个目标:“多少人适合在地球上,如果所有人——当然除了主人和他们的喉舌——最大程度地节约,‘对自然无害’地贫穷,低成本地死去,以及一直坚持垃圾分类?”(完全不反对合理的垃圾分类,但反对用垃圾分类代替人口与最佳环境相适应)。好,种族主义在这个意义上没有一点位置,地球资源的最佳分配事实上并不由比如黑人来承担代价,种族主义无论如何已经不时兴了。

    就是这样:地球上这么多的人,要跟地球的面积和资源的最佳分配相适应,一个也不要多了。简言之,这正是我们的计划。

    这一点不难实现——欧洲人,也许还有一些其他的民族,十年前已经在将它变为现实(没有一个计划,但是凭直觉实现它,即减少人口),那个时候,用我们的——和你们的,再一次地谴责!——税,人们被不停地灌输多生孩子这样污七八糟的宣传,这样很长时间不能使巨大的廉价劳动力的失业人数下降。如果所有的都很“困难”,那在这样的一种政治难题中——一般而言轻松的生活会使人聪明,较少争吵,易于合作,有能力罢工——有着问题的关键,但这不是真的,简单地用数学统计就可以;事实上,当罢工又能够有成效,为继承的特权辩护将成为一种困难。

    无论如何这是奇怪的:只要欧洲的出生率比补充需要稍低一点,宣传机器就会叫嚣,欧洲人要灭绝了,必须无限制地增加人口,否则下一个阶段为了众多的退休者而从事生产的工人将会缺少——STERN13号,2006323日,社论:《一个生病的社会》)是第一个,别忘了,好像他们并没有进口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也没有失业。——可以肯定,你们害怕懂得,非常简单的是:因此你们的老师和记者就是一个一般的罪犯!——自愿的,强迫的,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们都是被选择的,他们就是犯罪的人。——

    现在肯定会有人提出一个证据:无所不在的自动化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造成失业而跟计划生育没有关系吗?

    当然,但是,世界范围的高的生活水平和与此同时的工作时间的缩短才是有效的解毒药。服用解毒药虽然是无副作用的,但是,与继承产业和继承利益不能协调一致。其他的难题则不会有。

    你们觉察到了,你们是对的:按照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我们是共产主义者。不同于马恩,我们只是必须使人口数量和地球资源的关系意义成为注意的中心,因为他们认为,这个问题能够解决,在它变得急迫之前。现在事情已变得紧急了,这是他们的一个最严重的错误。

    好了,共产主义吓倒了,因为它是失败者的一个标语。但是问一下你们自己,是否你们从电视、新闻媒体和教师那里听说的真的更好,无所谓你们进行了怎样的改头换面。自然我们的计划被破坏,我们的组织被诽谤,这来自那些人,他们从我们计划的对立面不仅获得了利益,而且继承了权力,但他们不是不可战胜的。

    首先请熟悉我们的计划,你们可以很快地发现有趣,如果你们不是看得太慢。前面允诺的十个理由你们完全可以自己发现。但是,谁寻找,谁就能找到我们。

附:最近《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 德国报纸用了整整一页宣传人口爆炸的结果不再有鱼不再有石油不再有空地——还有样板的阿富汗人印度人和非洲黑人好像已经被用滥了),他们正在失宠于美国的塔利班虽然也是美国为反对世俗政府而建的控制下经受苦难现在每天正靠面汤生活甚至没有我们的生活多么好!)。此外,他们还为强力压制白炽灯泡而辩护。但是,如此巨型的一页从头至尾也没有出现过一次这样的词:“计划生育”或“减少人口”。真正的艺术家!(和真正的垄断帝国主义的妓女。)

 

向翻译本文的中国朋友致谢!

读者有兴趣阅读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书籍,请查:


www.ahriman.com